賈平凹禪思美文探究

賈平凹禪思美文探究

郭軍平

      賈平凹的散文充滿禪趣,大凡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寫得玲瓏剔透,充滿靈性,令人讀之,愛不釋手。本文試就賈平凹散文的這一特點作一探究。

      先談《白夜》,散文寫了自己在秦嶺山區的的一次奇遇,描寫了雪封山村的奇景,在自己困惑之時,通過和山村一位老教師的交談而明白了山民純樸自然的生活的道理,透露出自己的的無知和羞愧,反映了對山民那種順其自然返樸歸真生活的贊美。作品寫在八十年代初,是中國進行改革開放之初時期,秦嶺深處的山民扔處在那種小農經濟狀態,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十分明顯,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使山民內心平靜而知足,人們的內心尚無受到市場經濟的沖擊,貧與富的差距尚無明顯形成,人們對物質的欲望需求不是那么強烈,而保持著純樸而原始的狀態,從現在看來,那簡直是一種道境,是哲人所鼓吹的理想境界,因此,這些奇異的生活使賈平凹的散文充滿禪意,給人一種寧靜的思索,從而給讀者一種啟迪。

      《釣者》,我看了一遍就有了深刻印象,奇怪的人奇怪的行為,深深地吸引了“我”,在好奇心驅使下我終于獲得了答案,作品反映了那段特定歷史時期作家們內心的困惑,迷茫,無奈,反映了時代對人的壓抑。文中奇人的獨釣有一定的特殊意義,容易使人聯想起柳宗元的《江雪》,和柳子的《江雪》不是形的相似,而是神的相似,《江雪》本身就充滿了禪味,江雪》詩的禪味在那里呢?一是,創造了一個寂靜空無的境界。詩中所寫的闊大的境界,完全是一個一塵不染、一聲不響的白漫漫大地真干凈的空無世界。除雪之外,千山之中聽不到一只鳥的啼叫,萬徑之上見不到一個人的蹤影,寂靜空無到了極點,讀者在此詩中可充分感受凈化了的靜遠、空曠、明凈和空靈,忘卻俗世里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進入到物我兩忘的境地,享受著禪意帶來的愉悅。二是,詩化了修煉自我的艱難。漁翁獨釣寒江,顯然意不在魚。朱子刑認為:“寒江魚伏,釣豈可得,此翁意不在魚也。”漁翁獨釣寒江的意義在那呢?應該是一種啟迪:修煉成果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是一次意志的磨練。實現某一目標要承受常人承受不了的壓力,品嘗常人不愿品嘗的孤獨。就象獨釣寒江的漁翁一樣,盡管是冰天雪地,寒氣逼人,卻能淡然處之、靜定自若。此詩深含著哲理,好詩需要哲理,因為哲理也是一種美麗。再來看看賈平凹的《釣者》,作家垂釣幾次三番的折騰,卻并不見釣一只魚,行為之古怪和江雪中的漁翁有和區別,隨著時間的推移,政策的變化,我終于獲得謎底,方才得到一種徹底的領悟,層層的設懸,也使讀者醍醐灌頂,感悟到一種深刻的禪理。

      賈平凹如此的文章更多,比如《丑石》揭示“無用即大用”的道理,《地平線》揭示“道無邊”的哲理,《彎榆雜感》則闡明了“禍福相依”的道理。這些理趣使我更多地想到了老莊思想,這些散文寓意并不在山水形態和生活瑣事。作者于娓娓敘寫中蘊藉文中的是主客體感應交融的境界,主體專注于一境,心靈靜虛時的思想。這種具有佛家禪定之思意味的散文,權作禪思類稱謂。雖然用“禪思”概括賈平凹此類散文的特征,但并不是這種充滿寂靜圓融的感覺描寫的散文,就類同佛家所追求的色空涅盤境界,在骨子里,賈平凹散文還是道家還生命于自然的超越世俗之道,這種超越反映了他在世俗苦痛中保護生命的生命意志。從某種意義上說,賈平凹面對的人生坎坷與悲劇,同樣具有傳統士人的憂患與焦慮之心,只是與屈原、杜甫、陸游這些著名的憂患之士淚濺春花,死猶遺恨的入世態度有所不同,賈平凹撫憂慮于平和之境,平憂患于自然之中,求取的是一種寂然恬淡的人生意趣和僻塵世的喧囂與繁雜于內心的寧靜的體悟,即在審美創作中悠然自樂。歸總起來前者體現了賈平凹歸復自然,與自然和諧同一的審美觀,表現為人的自然化特征  后者則心境擴拓,容納萬物于心,表現為自然的人化狀態。另外,在藝術方面值得借鑒的是作者善于在平中寓奇,夢幻的描寫和現實的奇景相互結合,使散文的敘事不在那么平淡,而是波瀾層進,一個又一個的懸念設置引人入勝,正是文似看山不喜平,曲徑通幽,彎彎曲曲恰似一條小溪在流淌,最后把讀者帶進了一種哲理的境界,這種感受又恰似登山,從最初的云山霧罩到最后的面紗揭開,讓人充滿了閱讀的快感和享受。語言的平易淺顯,簡潔明了,敘事的干凈利落,意境的完美集中都值得人們借鑒和學習。總括而論,和諧、寧靜、幽遠,這是賈平凹禪思類散文所努力追求的思想境界和審美境界。這也是賈平凹散文有別于當代諸多散文家創作的一大特色。

  • 賈平凹禪思美文探究已關閉評論
  • 2,915
    A+
發布日期:2014年03月13日  所屬分類:他山之石